为了摆脱婆婆,我小心翼翼地邀请我的二姨帮忙照看孩子。很快,这个孩子病得很重,被送到了急诊室(第一部分)

那是我去上班后的第三天早上一点钟。这个总是在晚上睡觉并且担心的孩子醒来时没有任何理由,接着是哭泣、咳嗽和呕吐。

小嘴一个接一个,像大人干呕一样,有时能吐出来,如牛奶和水,但大多数时候吐不出来,上气不接下气,小脸通红。

“老公,快起来。我们去医院吧。”

起初,严昊燕以为孩子发烧了,但摸了摸他的头并不热,看着孩子不舒服的样子,她只好坚决地关掉床,赶紧去书房叫醒丈夫。

“怎么了?”

事情是这样的,我的丈夫没有醒来,我的二舅妈站了起来,用衣服揉揉眼睛,急忙问道。

“二姨,宝宝好像生病了,又呕吐又咳嗽,我们带他去医院了。你先去睡觉。”

严昊掩着说,焦急地拍着书的门。

过去,她总是认为丈夫小题大做,抽烟时锁上门。谁知道呢,现在这已经成了习惯,睡觉被锁住了,暂时叫他和雷不能动,真是麻烦。

“嘿,那没病,是我今天给我的孩子喂了些橙汁,或者我挤了一小勺我买给他喝的橘子。也许我还不习惯。我明天会没事的。没必要去。我来哄它,一会儿就结束了。”

二姨一听,示意她马上停下来。

这时,程程终于被吵醒了,打开门,睡意朦胧地看着他们,“怎么了?”

“二婶?你给他橙汁了吗?才过了三个月。我不能。一岁以下的孩子不能喝果汁,甚至一勺也不能喝。你一岁之前不能吃橘子、橘子、柠檬等,这会刺激孩子胃酸分泌过多,导致孩子发酸,灼伤心脏,严重时还会引起胃病!”

严昊燕听的时候只感觉到一个头和两个大脑袋。她的声音突然变大了。每天上班前,她被告知100次,但她忘了告诉二姨不要再喂他任何东西。这样的错误让孩子如此痛苦。

难怪你会呕吐。

“这都是健康食品吗?你表弟小时候也是这样吃的,甚至在他更小的时候。我没有喂他整个橘子。我认为你是我自己的女儿。作为阿姨,我还能伤害他吗?习惯了,长大了还不吃饭吗?你为什么这么戏剧化?”

二姨也是一个有点胖的脆弱的人。她的话让二姨的脸立刻沉了下来。

“二婶,欣欣有点担心,你看着她长大,不是不知道她的脾气,别生气。我们先带孩子去医院。你总是先休息。”

程程看了看,马上就和解了。他帮他的二姨妈进屋,然后穿上大衣。两人带着孩子去了医院。

“按说这么大的孩子真的不能吃桔子酸,但也因人而异,有些孩子什么都不吃,有些吃了可能会出现严重的胃肠过敏反应。最好不要喂孩子。让我们先做一个瓶子。”

得知孩子的症状后,严昊燕焦急地缠着医生询问吃橙汁的危害和后遗症,并做了记录,等待回到二姨身边。

“闫妍,二婶确实缺乏考虑,但是你不能就这么扯着嗓子冲着她喊,伤得更和气。幸运的是,她不太在乎。我可以告诉你,将来会有很多这样的事情和小摩擦。如果有一天你不反抗,她不会接受,他们两个会互相撕扯。是因为亲戚没有关系吗?我最好换个妻子。我打了招呼。”

程程借此机会小心翼翼地安慰她的孩子,打算让她开口,送她二姨回家,因为找到了家政工人的妻子,而且下午刚刚接到一个电话。

10

“你说得对。再等几天,我找到她就告诉她。”

严昊看着孩子头上的静脉点滴。娇娇虚弱的孩子太小了,他迫不及待地想把疼痛转移到自己身上,他的心感到非常紧。

一边盘算着如何取悦二婶回来。事实上,在她来医院之前,她并没有想到要放二姨走。有太多琐碎的事情不能带走她。摩擦是正常的。不正常的是,她记得二易的话,“习惯了就好”。这至少证明了她并不认为有什么大不了的。她不在未来。万一她吃了别的东西,后悔她严重过敏的事情就太晚了。

“不用等了,找到了。我今天下午刚刚接到一个电话。如果你愿意,我明天就去工作。当然,最好呆几天,否则太慎重了,你二姨也不舒服。”

程程终于松了一口气,将私下里找到的月嫂的底细告诉了她一遍。

事实上,这也是严昊与程成成结婚背后的驱动力之一。目前,她似乎从未嫁错人。

“那我回来后会告诉她。”

她不仅找到了嫂子,他甚至教她如何在不伤害亲戚的情况下使用她的话。在冲动之下,严昊燕脱口而出,不管她是否亲近,孩子的生命都很重要。

“二姨,医生今天说宝宝的胃不好,母乳需要每小时喂一次。母乳的量应该少一些,不要吸出来。程成和我也讨论过。不管怎样,孩子三岁就上幼儿园了,也就是三年。所以,我今天想辞职,带他全职——”

早上六点钟,两人带着孩子回家。

二姨正在准备早餐。询问孩子的病情后,严昊燕洗了瓶子,向二姨坦白。

“是的,我说过橙汁没什么好喝的。改变西瓜汁是不可能的,只要挤压苹果汁就行了。医生是对的,当母亲采取最放心的方式时,有错误也找不到其他人。很好。我晚点去买票,明天早上再回来。”

二姨还是个聪明人,话没说完就跟着我们,话里外没有任何不悦,表情也很开心。

“二姨,你不用着急。后天是周末。让我带你四处看看。这并不容易。”

尽管如此,程程还是从中读出了一丝怨恨,看穿了老太太的心,连忙说道。

毕竟,这太唐突了。不管措辞有多漂亮,每个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我想她整天都在忙着擦拭和照顾孩子。她的家庭干净、勤奋、焦虑。最后,如果她不同意,她将被解雇,没有人会高兴。

“不,现在交通这么方便,你什么时候不能来?我得赶紧回去,你表哥说这两天出差,回家后见我……”

两个阿姨拒绝了,笑得像他们第一次来的时候一样爽朗。

11

二姨还是离开了。

临走前,严昊燕拿出5000元,加上程程买给她的大包小包的特色礼物。二易拒绝了,把它们都放进了包里。

二姨走后,程程郑重地对严昊燕说,你不要指望和二姨有像以前一样的关系。之后,在宴会上送一份礼物。

当时,严昊妍并不相信。

它被视为自己的二姨,无论如何也不会和自己计较。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证明了她是错的。

二姨回来几天后,亲戚们爆发了。包括表哥(Cousin)在内的几个亲戚经常转发诸如“忘记出身的人付不起钱”、“小人成功的几个特征”、“八种必须远离他人的亲戚”等文章。每篇文章,每一段,似乎都是针对她的。

如果就这样,关键是每次有人转发它,二姨总是说,“我的闫妍不是这样的?这些文章都写得乱七八糟。我喜欢我家人的脸,不管他们是怎么写的。”

但是实际情况如何呢?

元旦到了,严昊燕给她的二姨送去了礼物。她过去常打电话给她,和她聊半个小时。她甚至没给她打电话。即使她打电话来,她的二姨说,“哦,我知道了。谢谢你。”

我妈妈说,你不应该这样对你的二姨,她是为了你好,你还是应该和她吵架,忘记原来的。

她没有责备母亲,也没有为自己辩护,也不想知道二姨怎么能说“骂我伤害了我的孩子,一句话也不说”,因为这是没有用的,毕竟,这也是她母亲的妹妹。唯一要责备的是,我没有亮出眼睛,坚持走自己的路。我请我的亲戚做保姆、妈妈和孩子。

婆婆和她的孩子会一直处于健康状态,更不用说亲戚了。

我们能做任何我们能做的,但是我们对此无能为力。简而言之,我们基本上是错的。

如果她再这样做,她就不会让二姨来了。

很遗憾,好像没有这样的事情。(工作名称:及时停止损失:我还能像姨妈一样伤害我的孩子吗?作者:矫情的白菜。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

江苏11选5 北京快三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