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暑假,国产动画电影《已经出生的魔鬼孩子》启动了中国电影市场。这部电影于7月26日上映,第一天票房收入1.39亿,豆瓣得分高达8.7分。到目前为止,这部电影的受欢迎程度保持不变,累计票房超过49亿元,在中国电影票房排名第二,成为全球单一市场最高的动画电影票房。

国产动画电影《德仁的魔鬼孩子(The Devil Child of Naruhito)》的诞生给中国粉丝带来了巨大的惊喜,也给中国动画从业者带来了希望。那么,这部电影究竟为什么会取得这样的成功呢?这部电影的成功是否意味着中国动漫产业的发展已经进入成熟阶段?中国动漫产业未来将如何发展?

经典知识产权的“再创造”给《查娜》带来了票房上的双重收获。

这个人物形象对中国人来说并不陌生。从《众神的罗曼史》到《莲花灯的传说》,这一形象存在于许多电影和电视作品中。早在1979年,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就制作了动画电影《德仁海》。这是中国第一部大型彩色宽屏动画故事片,并在国内外主要电影节上获得多项大奖。这部电影创造了一个梦幻而美丽的童话世界,它的人物塑造充满了精神。这是中国动画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漫画。

《德仁魔鬼孩子来到世界》的导演兼编剧焦子此前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动画电影《德仁之海》对他影响很大。影片中许多段落的设计也向1979年的动画电影《德仁海》(Naruhito Sea)致敬。人们相信看过动画电影的观众可以在电影中找到过去的影子。

这个人物形象来源于中国著名的神话小说《献祭的罗曼史》。在原著中,它更像一个恶棍英雄,遇到神就杀神,遇到佛就杀佛,无所顾忌地做他想做的事。同时,与父亲李京的关系与其说是爱,不如说是恨,父子之间几乎没有亲情。然而,在电影《水仙花的魔鬼孩子》中,水仙花的人物设置以及与其他人物的关系都与原著不同。在这个问题上,饺子有自己的考虑:“我们首先确立的主题是‘打破陈规,扭转命运’。因此,选择哪一个中国传统神话人物和哪一个具有叛逆精神和敢于在观众心中承载这一主题的年轻英雄是非常恰当的。然而,我发现原小说和我自己的想法有些不同。例如,他和他的父亲李静是不相容的。我认为观众不想看到这种父子关系。每个时代的文化都应该符合当代精神。我希望这部电影充满爱,而不是仇恨。”

除了主题之外,德仁的《魔鬼孩子来到世界》在故事情节、节奏控制、人物塑造、场景设计、音乐对比等方面都令观众满意。结果,网民自发地组成了一支强大的“流水”大军。在上映之初,德仁的《魔鬼孩子来到世界》在豆瓣上得了8.6分,一举超过了电影《大圣归来》的8.3分,成为过去五年国内收视率最高的动画电影。

据中国传媒大学的年轻教师张冲称,《德仁的魔鬼孩子(The Devil Child of Naruhito)》之所以受到如此好评,主要是因为以下原因:“首先,这部电影的主题构思深刻,能够与大众产生共鸣。这部电影的主题是“我是决定我命运的人,我无法控制自己”。这与在大中城市挣扎的城市年轻人的生活信条完全一样。这些年轻人是中国当前社会的主要生产力。他们的辛勤工作是实现阶级跨越,并有一天改变最初建立的命运轨迹。《德仁町的魔鬼孩子来到世界》的主题刚刚引起年轻人的共鸣,并成为这部电影受欢迎和票房大爆炸的主要诱因

“还有‘家庭’背景的故事。可以说,中国一直为儿童制作大量动画电影。如果父母在电影院看电影,他们会感到更加痛苦。《德仁的恶魔孩子来到世界》的故事背景几乎与中国各年龄段的观众一致。它适合所有年龄的人。不同年龄的观众在观看后会被不同的感受所感动。这样的故事背景自然会带来好评和票房的双重收获。”

"当然,良好的制作能力和观赏体验也为这部电影增添了许多亮点. "《水仙花的神奇宝贝》从艺术创作、视觉感受、音乐对比和一些有趣的情节设计上让观众感到满意。结合成熟的故事体系,可以说成功紧随其后。”

这部电影的制作耗费人力物力。

中国动画电影产业体系尚未形成

《德仁町的魔鬼孩子来到世界》的爆炸性成功也吸引了各行各业年轻导演焦子的注意。然而,焦子在采访中强调,德仁能如此受观众喜爱的原因离不开团队的努力:“毕竟,观众早就形成了国产动画“年轻丑陋”的固有思维,但这一次整个行业都在努力做好工作,甚至我们发现的许多外包公司都在亏本制作这部电影。”

据饺子介绍,起初,儿童期“眼影”的设计超过了100个版本。最后,“丑陋”但令人印象深刻的设计被选中。尤其是他的黑色“眼影”设计来自生活:“我看到我周围的所有同事都变成了熊猫眼睛,所以就这样了。哪个代表魔法?他的“眼影”气质被认为是令人难忘的。

焦子还承认,这部电影仍然有很多遗憾,因为资金不足,一些场景只能被放弃:“起初,我想回放地球的整个历史,太阳和月亮交替,星星移动,相机迅速撞击地面,整个地壳裂开,大海变成沙漠,山脉变成湖泊,大海变成田野。”彗星陨石构成了地球的组成,然后飞回宇宙,在宇宙中来回穿梭。但是我花了五个月才取得满意的结果。我换了几家特效公司,但最后我没钱了,不得不放弃。"

焦子曾在一次采访中哀叹,“德仁的魔鬼孩子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加入了几十家特效公司,已经让他精疲力尽。他不敢想象如果数百家公司合作,他会被逼疯。这导致了业内广泛关注的另一个问题。中国动画电影产业体系形成了吗?

动画电影作为电影的一个门类,正在探讨其产业化体系的建立,即中国电影产业化体系的建立。产业内工业化体系的建立没有统一的标准,学术界对其定义也有不同的看法。《漫游地球》的导演郭帆曾经给出了一个相对保守的答案:“当拍摄《漫游地球》时,当我们还不够工业化的时候,我们依靠人肉来填补空白。我们的经历不多,但我们学到了很多。拍这部电影让我意识到中国电影的产业化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

在今年上海电影节的论坛上,北京电影学院国家电影管理局副秘书长刘正山对什么是产业化给出了自己的理解:“我们需要明确,实现电影产业化需要满足生产标准化、作品典型化、管理现代化和创新规模四个主要特征。”换句话说,为了实现成熟的工业化,有必要建立一条类似好莱坞的工业流水线,使电影创作和制作能够进入流程和分工阶段,并以相应的工业标准进行标准化。

说到电影工业产业化的模式,很自然地很容易想到好莱坞。好莱坞标准化的电影产业体系也成为中国产业中许多人学习和效仿的对象。但在张冲看来,中国电影产业与美国电影产业处于不同的阶段。有些标准还没有建立和完善,好莱坞也不能简单照搬:“中国和美国有不同的国情、文化、人口和民族。好莱坞的工业化体系以美国的文化和媒体环境为基础,而中国和东亚国家必须根据自己的文化进行“本土化”研究。”

由此可见,“水仙”的出现并不意味着中国电影产业体系已经形成,更不用说中国动画电影体系已经形成。一个成熟的电影体系的建立不仅需要资金支持,还需要时间的积累和人才的沉淀。然而,《水仙花》无疑为中国动画电影提供了一个契机。

我们需要重拾前人留下的“老汤”。

未来,中国的电影世界可能会诞生。

近年来,随着国产动画电影的不断出现,观众对国产动画电影的接受程度也在悄然变化。从《西游记》到《大鱼秋海棠》,再到《白蛇传》,国产动画电影逐渐从年轻走向成熟。

2015年,国产动画电影《西游记》诞生,以9.56亿票房高居国产动画电影榜首。它唤醒了此前平静的成人动画电影市场,被业界评为里程碑。越来越多的业内外人士开始关注成人动画领域。然而,从数据来看,《西游记》的回归只是点燃了中国动画家们长久以来的希望,并不是国产动画崛起的标志。

从2016年到2018年,国产电影的票房从455亿突破到600亿,过去三年国产动画电影的票房分别达到13.2亿、13.3亿和15.7亿,与一般市场相比几乎没有增长。一部大型单人电影的最高票房纪录是《狼侠2》达到56亿元,而动画电影的最高票房纪录仍然是《西游记》的9.56亿元然而,过去三年票房最高的国产动画电影《大鱼海棠》(2016,565万)、《熊闹鬼与幻想空间》(2017,523万)、《熊闹鬼与变形》(2018,605万)主要是票房超过1亿的低级动画电影。这样的电影即使没有得到好评,也能取得好的票房成绩,例如《新大头儿子和小大头爸爸3:俄罗斯冒险》(2018年,1.58亿英镑)。可以说,在《水仙的魔鬼孩子》出现之前,国产动画电影仍然无法与传统的故事片相媲美。

事实上,回顾中国当代动画的发展历史,中国与世界主要动画国家美国和日本的差距并没有从一开始就形成。早在20世纪40年代,中国联合电影公司就推出了由万氏兄弟执导的动画电影《铁扇公主》(Princess Iron Fan),这部电影成为中国第一部真正的动画电影,也是亚洲第一部部长级动画电影。1961年,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花了100万元,“天宫”诞生了。

这两部电影的播出不仅在全国引起轰动,也使中国动画电影出名,引起了世界的关注。据《中国图书新闻》报道,日本动画大师宫崎骏(Hayao Miyazaki)曾说过,在看完《天宫》后,他想到了将动画作为自己毕生目标的想法。被誉为日本“漫画之神”的手冢治虫在看到铁扇公主后,甚至决定放弃医学,转向动画,并最终创作了《铁臂阿童木》等一系列经典作品。

张冲认为,虽然早期国产动画有一个辉煌的时期,但这些经典作品没有商业化,主要是国家层面的任务。目的是继承中国古典文化。国产动画真正的市场化运作直到2000年后才开始,当时国家开始重视动画等文化产业的商业化:“这导致了国产动画产业人才的缺口。老艺术家的技能在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没有被继承。2000年后,随着中国高校动画专业的设立,动画产业注入了新鲜血液。”

与此同时,随着国内人才缺口的扩大,变形金刚、哆啦a梦、灌篮高手、风谷等国外动画自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涌入中国,进一步压缩了国内动画的生存空间。在创作层面,中国动画与相对成熟的日本和美国之间的差距也在扩大。2000年后,国家开始大力扶持动漫产业。原创动画的扶持政策陆续出台,给予税收优惠和财政补贴。然而,支持国内动漫产业的补贴规则并不评估质量,而是主要由产量和播出平台等标准决定,这也使得许多从业者通过制作更快、更简单的低档动漫获得政府补贴。人才匮乏、低俗作品泛滥、观众迎合海外作品的内容欣赏习惯,使得中国成年人很难发展动画。

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副教授陈廖宇曾在他的文章中做了一个生动的类比:他把迪士尼比作“一罐已经持续了90多年的老汤”和“用这样一罐汤来保证底部,即使在它的低潮期,它仍然可以保持一个高标准。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或中国动画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被彻底抛弃,甚至丢掉了罐子。”

张冲认为,在全球信息共享的时代,我们国家的传统文化精髓应该得到保留:“如果今天的动画从业者和研究者能够有意识地接近、理解和整理前人留下的财富,并追溯其根源,他们就应该从新时代的高度批判性地继承前人的制度。也许老一辈动画师留下的种子可以随着新一代动画师的创造而再次生根发芽,长大后一定会呈现出新的面貌。”

在电影《水仙的魔鬼孩子》结尾的复活节彩蛋中,电影《姜子牙》的预告给了观众无限的想象。根据相关消息来源,《姜子牙》预计将于2020年面见观众。德仁电影《神奇小子》的制作人之一光媒体总裁王长田表示,德仁领导的“中国神话宇宙”将在未来通过动画电影慢慢向观众展示。除了德仁的续集,改编自中国传统神话的电影,如姜子牙,西游记,天宫,深海,凤凰和八仙过海,将陆续制作。我希望在《德仁的魔鬼孩子来到世界》之后,会有更多优秀的国产动画电影,正如观众所期待的那样,一个中国电影的宇宙将会诞生。(徐雪飞)

nba比分下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