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银川9月16日电:70岁男孩的乒乓球生活

新华社记者谢文健

在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总工会乒乓球活动中心,70岁的李伟信用左手控制球拍,卷起右臂,双脚微微交叉站着。只有当他转身、移动和挥杆时,他才能敏捷地接住球。在乒乓球松脆的房间里,白色的球划过一个完美的弧线,然后牢牢地落在对手的球上。

“发球、接发球、脑力到精神,手脚也要活,打乒乓球让人年轻。我现在独自出去玩游戏,买票、坐火车、换车、找旅馆……认识我的老人都说我看起来像个年轻人。”白发老人笑着说。

乒乓球作为一种国球,似乎给每个人的童年都留下了或多或少的印记,李伟信也不例外。在他的记忆中,在20世纪60年代,学校的乒乓球台很有限,球拍很贵也很少,而且比赛条件也很困难,但是学生们对练习球感兴趣。每次放学后,教室里满是三美分的乒乓球。

“我第一次接触乒乓球是在我10岁的时候。当两张桌子放在一起时,它就是一张桌子。我可以用一本书或一块砖作为球拍。”李伟信说,那时他经常向同学分发他打篮球赢来的零食、铅笔和橡皮,他在班上很受欢迎。

13岁时,李伟信因球技出众而入选宁夏少年乒乓球队。作为最年轻的成员,他代表宁夏参加了中国西北五省少年乒乓球锦标赛和中国26个城市少年乒乓球锦标赛。“当时我在这里连续两次获得冠军,但直到参加全国比赛我才知道自己的差距。”

长大后,受工作和生活等各种因素的影响,李伟信长时间停止打乒乓球,但他对乒乓球的热爱从未减弱。20世纪80年代,在他所在单位的鼓励下,他重新获得了球拍,并代表银川市赢得了男子单打和团体双打冠军。

“从那以后,我重新点燃了我的信心,这场战斗不会停止。尤其是退休后,我大部分时间都在餐桌上度过。”他说他几乎每天都“打卡”乒乓球室,一天中有四分之一的时间拿着球拍。

两个球拍,一套运动服,一个保温杯...这些年来,这个热爱乒乓球的“老男孩”已经收拾好行李,参加了中国乒乓球协会在各地的会员联赛。他在乒乓球爱好者中也很出名。他赢得的杯子和证书装满了他家里的玻璃壁柜。

最近,他还在内蒙古巴彦淖尔乌拉特后旗站赢得了70岁以上团体男子单打冠军。“我换了几套球拍。我经常有朋友在比赛后离开。”他说。

然而,乒乓球不仅是李伟信的荣誉,也是为家乡说话的重任。他始终记得四年前在河南平顶山参加的一次全国乒乓球锦标赛。66岁时,他从同年龄组的100多名球员中脱颖而出,赢得了他一生中的第一个全国乒乓球冠军。

“那时,当地的乒乓球没有多少名气,打乒乓球时会感到对手的蔑视。为了争口气,我一场接一场地打,连续五场赢得冠军。我哭了出来,那一刻我感到非常自豪。”李伟信说,由于他的同龄人很少能通过淘汰赛,他大部分时间都是独自一人战斗,并承受着让自己振作起来的压力。

看到家乡乒乓球发展与其他地方的差距,李伟信十多年前就开始接受学徒,从青少年开始,一对一教学,尽力培养种子选手。

“我发现了一些好的前景,并警告他们要重视现阶段的学习,但我希望他们能坚持乒乓球的爱好,这对他们一生都有好处。”他说。(结束)